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电信线路 | 网通电路 | 帮助

smartphone沉重的铁幕背后

文章原载:石家庄高新区搬家
文章出处:http://www.yuhua.info/
文章版权:如需转载本文,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原载以及出处,谢谢!

         一九九八年六月的伦敦,所有人还沉醉在世界杯的气氛中,并没有注意到就在阿森纳俱乐部不远处刚刚诞生了1家专门设计手机操作系统的公司symbian。4天以后,坐镇美国华盛顿雷德蒙的微软高统帅盖茨,发了1封火药味十足的电子邮件给微软移动设备的主管,上面写着“不管怎么看,symbian都对我们不利”。原来这个令盖茨万分紧张的symbian是由全球3大手机公司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联合日本3菱等成立的联盟公司,公司的目的就是要设计开发出未来智慧通讯设备的核心操作系统。盖茨和symbian公司的后台大老板——诺基亚的首席执行官欧利拉(jorma ollila)通完电话以后,怒不可遏。并且在电子邮件对自己的移动主管继续写到:“如果symbian伸出双手拥抱与微软为敌的java程式语言,这对我们更是极端不利,这样1来,这些伙就等于是跟我们宣战,我们就应该用极端的手段来打击他们。”又见3国    1家员工数不过7百的欧洲小公司居然被微软视为头号敌人,在这封被当作反垄断案证物的微软内部电子邮件,暴露出软件霸主对于手机列强们决定采用symbian平台制造smartphone的热烈不满。因为微软早已经计划开发名为stinger的类似系统,以占领手机与电脑融为1体的smartphone产业。微软的stinger初拉到了不少的合作者,德州仪器、韩国3星、台湾宏达都为其设计了硬件,英国沃达丰、澳洲telstra、德国t-mobile、美国at&t wireless、cingular wirless、voicestream等无线通讯运营商也都在测试stinger原型机。微软甚至为了积极参与英国sendo公司生产的全球第1批stinger手机,在二零零一年七月花了1千2百万美元买下sendo公司八%的股权。这些举动买到的只是少数股权,却很难买到symbian和后台3大手机厂的紧密关系。微软始终希望离间symbian联盟,在反托拉斯审判中曝光的1些电子邮件证明微软曾经几度跟诺基亚表达倾慕之意,但诺基亚的欧利拉始终不正面回复盖茨,同时投下3十亿美元给设在日本、芬兰和硅谷的软件实验室,立志成为1家“软件公司”。微软的巴尔默到芬兰促销新office xp时甚至对着电视直截了当的说想跟诺基亚建立更深1层的合作关系。    symbian联盟也并不是牢不可破,很长1段时间摩托罗拉的态度并不积极。但是近随着以symbian为核心开发的nokia 三五一零i/三六五零和sony ericsson p八零零的发布,越来越多的手机厂商开始云集在symbian门下。在二零零二年四月的symbian开发者大会上西门子更是当场宣布购买symbian 五%的股票,松下、3星等也都陆续推出了测试版symbian smartphone。而微软的stinger同时期发展却并不是很乐观,虽然改名成为smartphone二零零二系统,但是基于其上的样机只有sendo的z一零零,更具戏剧性的是一二月四日微软曾经投资的sendo在一八个月后叛逃到symbian阵营,这令微软大为光火。但是stinger示弱的同时,微软的pocket pc 二零零二作为1套具有通讯功能的pda操作系统却不知不觉间顶住了微软在smartphone上的溃败。典型的例子就来自于我们身边,1家八月才在上海成立的叫多普达的公司在三个月时间里以每台近二千元的毛利润销售了近三万台pocket pc 二零零二版的smartphone,康柏的ipaq、联想的xp一零零也都顺应潮流的依靠加装了通讯背夹变身为smartphone。虽然这类的smartphone体积庞大,与传统印象中的智慧型手机不太相像,但是却并不妨碍其热销。    就在symbian联盟对抗微软的pocket pc 二零零二与stinger的同时,pda领域的老前辈palm公司也没有闲着,palm公司其实很早就推出了具有通讯功能的palm vxii,包括京瓷(kyocera)的qcp六零三五、handspring的tero系列在内,很早就实现了smartphone功能。随着完备通讯功能的palm os 五推出,palm的tt和sony的clie nx七零v成为了smartphone大战中的排头兵。面对微软与symbian联盟的冷战,palm显得低调的多。但庞大的爱好者群体和sony、京瓷、联想这样的加盟阵营,还是令palm公司有本钱在微软与symbian间周旋的。铁幕背后     微软之所以与symbian联盟如此势不两立,根本原因还是在操作系统上。symbian联盟都来自于通讯业目前当红的大佬,他们已经基本形成了1个稳定的利益共同体,从终端到后台服务器形成了完成的通讯产业链条。而it出身的微软要挤进来,而且上来还就想领导大家,自然没人买账。微软希望通过stinger类系统实现与windows体系的平滑过渡,从而为自己的.net在手持设备上着陆,双方看似在争夺终端设备,其实真正的着眼点却都放在了后台的服务器上。symbian公司ceo迈尔斯(colly myers)毫不留情指出微软的弱点“pc不过是连网的设备之1。后端的网路基础设施才是兵家必争之地。而这块并不是由微软作主。”    微软与symbian持续的冷战并不妨碍投敌叛变的发生,symbian行销业务部门与智慧手机部门的负责人在3月份集体离职,微软大肆嘲笑了symbian1把,但有1点微软是断然不会强调的,symbian公司流失的创办元老之1克利斯坦森(juha christensen)跑到微软作副总去了。微软也有自己的敌我情结,第1个签约生产stinger手机的韩国3星公司千呼万唤也不出来做宣传,反而还表现出较愿意主动促销采用palm操作系统的另1款smartphone,不免令人产生合作生变的联想。在smartphone沉重的it铁幕背后,已经呈现的不过是上千亿美元通讯产业中的9牛1毛。更呈现的是smartphone操作系统标准的平台之争,是pc产业与手机产业的之争,是地处美洲的微软与地处欧洲的诺基亚的区域之争。究竟鹿死谁手还存在诸多变数,symbian联盟者们此时默默祈祷着人心齐泰山移的奇迹发生,而微软此时则处在stinger与pocket pc犹豫之间1时还难以自拔,只有palm蹲在旁边没事偷着乐了。